当前位置: 一句学习网> 时事资讯> 消息称拼多多个别部门投票决定是否推行996,加班费或将按月发放

消息称拼多多个别部门投票决定是否推行996,加班费或将按月发放

发布日期:2021-01-22 18:22:02 来源: 编辑: 阅读: 0
加班费没有明细,没有员工可以确切说出加班费到底怎么算,平时工作日工作到晚上 8 点后算不算加班也没有明确规定。

《晚点 LatePost》从 7 位拼多多员工处获悉,退出春晚红包合作后,拼多多对内又启动了多项管理上的微调。

市场部门的部分小组工作时长已从无明文规定但员工默认的 “11-11-6” 调整为 “9-9-6”,即 9 点上班,晚上 9 点下班,一周工作 6 天,已试行两周。此外,个别部门已发起作息投票,让员工在 “11-11-6” 和 “9-9-6” 中二选一。但目前技术、产品、招商等其他部门尚未有作息调整迹象。

另一个变化是,拼多多或将在春节前后将员工加班费调整为按月发放。目前,已有技术部门主管通过公司内部沟通工具 Knock 向下属通知此事,但随后该消息又被撤回。

此前,拼多多员工全年的加班费会在春节前随固定年终奖一起发放,加班费一年仅发这一次,这笔收入没有具体的工时明细,数额约等于员工 2 个月左右的工资。

拼多多的年终奖又由固定年终奖和绩效年终奖两部分组成:固定年终奖数额相当于 2 个月工资,在春节前发放;绩效年终奖则根据 “ 271 ” 的绩效考核评定后发放,即 20% 的员工被评为最优,70% 良好,10% 差评,其中 70% 的员工能拿到的绩效年终奖数额为 2 个月工资。

由于加班费没有明细,没有员工可以确切说出加班费到底怎么算,平时工作日工作到晚上 8 点后算不算加班也没有明确规定。员工们可以确定的是,在法定节假日,公司通常是 7 天假放 5 天,5 天放 3 天,3 天放 2 天;平时工作日如果在晚上 10 点之前下班,可能会被主管批评或者被打低绩效。

除了开除员工的通报批评,其他事宜拼多多几乎都没有正式的全员明文通知,各种通知往往由各级主管层层下达,由于各部门主管对通知的理解不同,他们传达消息的方式和侧重点也不同。

比如此次薪酬发放通知,有主管告知下属称固定年终奖照常发放,也有主管通知的措辞为 “十四薪发放照常”。但员工对 “十四薪” 的具体指代有不同理解,有员工认为 “十四薪” 是指 “工资和加班费”,也有员工认为它是指 “工资和固定年终奖”。基于信息接收和理解的不同,部分员工并不清楚薪酬发放通知的具体指向,没有将其与内部传说的 “加班费随月发放” 的消息相关联。

三名拼多多员工表示,过去两年,春节前的十四薪也都是正常发放,此次公司 “主动通知” 的行为反而有些反常。因此,有员工将这条通知解读为:“虽然退出春晚(红包合作),但主动在群里告知大家不会扣十四薪,似乎看到了公司的变化,也许是主动反思了?” 也有员工认为这不过是公司 “阶段性稳定军心” 的做法。

此外,因员工谭某林跳楼事件,拼多多于 1 月 9 日晚向员工通知将开启心理咨询服务,目前,拼多多已通过内部 OA 系统开通了心理及特殊紧急事项咨询通道,安排专人为员工提供咨询服务。

该服务需要实名操作,进入页面后有两个输入框,“简要描述” 和 “详细描述” 都是必填项,员工可以留言填写自己的问题和困惑,但由于不知道信息由谁接收,且无法预判留言后会导致什么后果,《晚点 LatePost》采访的多名拼多多员工均表示不会使用该服务。

有员工担心,一旦这些问题被反馈给主管,只会给自己的工作带来更多困扰,“经历了一系列事情,目前公司与员工的信任变得脆弱。如果真遇到问题,我会选择去医院的精神科。” 一位员工表示。

风暴中的拼多多员工心态正在经历波动。一位一周前还在说着 “还能干下去” 的员工透露,他已经准备离职。一位员工称自己打算等到 5 月绩效年终奖发放之后再离职。

另一位员工称,接二连三发生的这些事,有一定随机性,但公司对内近乎冷处理的方式令人失望,“拼多多之前的快速增长掩盖了许多内部的管理问题,公司虽然追求扁平和快速决策,但管理者本身也是有管理带宽的。”(王宇 马可欣 张钦)

滴滴成立技术委员会,高级副总裁章文嵩将于近期离职

《晚点 LatePost》独家获悉,1 月 20 日,滴滴内部发公告称将成立技术委员会,CTO 张博担任技术委员会主席,橙心优选 CTO 赖春波、国际化 CTO 卜峥担任副主席。技术委员会将在稳定性保障和中后台降本增效进行持续投入。

公告同时显示,高级副总裁章文嵩将于近期离职。他负责的基础平台工作,将由智能中台负责人杨毅接任;滴滴云将并入企业服务事业群,由蔡晓鸥负责。

章文嵩于 2016 年从阿里云离职加入滴滴,曾负责基础平台、智慧交通、滴滴云等工作。章文嵩将继续担任滴滴技术委员会名誉主席,为滴滴技术体系建设提供指导和帮助。

据内部多名人士表示,这一变动或与 2020 年 9 月 30 日滴滴发生大面积宕机事故有关。当时网约车、出租车等多个产品受到影响。此外,去年一名直接向章文嵩汇报的高级总监,因出现重大贪腐,被警方带走。

近一年来,滴滴有多名高管离职,包括滴滴高级副总裁兼普惠出行与服务事业群总经理付军华;技术副总裁、科技生态与发展部负责人郄小虎;国际化事业部 COO 仇广宇;技术副总裁、AI 实验室负责人叶杰平;副总裁兼网约车平台公司执行总裁陈熙等。相关职位由内部培养的管理者接任。这或表明,滴滴在做管理层更新迭代。

一直以来,滴滴的困境不在对手,而是自己。网约车是个高频、低毛利业务,降本增效会是未来一直存在的课题。而前提是,组织要足够高效。(万珮)

字节游戏主力团队变动 张一鸣在内部说,要给游戏业务更多耐心

《晚点 LatePost》获悉,字节跳动位于上海的核心游戏工作室 “一零一” 负责人杨东迈已离职,其工作将由费舍尔接管。费舍尔向字节游戏总负责人、公司副总裁严授汇报。

“杨的离开很大程度是因为团队表现未达到公司预期。” 一位字节跳动人士说。

杨东迈在游戏领域有十余年的从业经验。2005 年他在从事自研 3D 引擎架构开发工作,2013 年,杨东迈创立游戏公司上海墨鹍科技,这家公司在 2017 年被三七互娱收购后,连续多年亏损。

2019 年初,字节跳动以 1.1 亿元的低价从三七互娱手中收购墨鹍,并以此为核心团队搭建上海工作室。

在字节内部,该工作室的代号为 “一零一”,杨东迈是负责人。“一零一” 是字节游戏业务的主力军,其最大优势是拥有开发经典 IP 的经验,比如曾操刀过《择天记》这样月流水接近 2 亿元的产品。

一位字节跳动人士告诉记者,“一零一” 的策略是以经典 IP 和 mmorpg(大型多人在线角色扮演游戏)类型游戏开发为主,这些都不是最强的领域。但两年时间过去,该工作室业绩平平。

杨的接任者费舍尔同样在游戏行业多年。《晚点 LatePost》了解到,他曾是法国知名游戏开发商在中国的测试主管、助理制作人。

2018 年开始,字节跳动在北京、上海、深圳、杭州等地陆续设立工作室布局游戏业务。截止至 2020 年底,字节游戏团队的规模已达 2000 人。字节自研、收购与代理了超过 50 款游戏,其中多数都是小游戏与休闲游戏。

另一位字节跳动人士说,为了表现出决心,对游戏不感兴趣的全球 CEO 张一鸣也终于开始玩游戏。在 2020 年的一次内部分享中,张一鸣提到自己正玩的一款游戏是主机游戏《对马岛之魂》。

在字节跳动目前已经上线的几款游戏中,市场反馈均不佳。以其从网易手中接过并进行了一系列调优的射击手游《终结战场》为例,根据美国移动应用数据分析平台 App Annie 数据,这款游戏在 iPhone 的游戏大类下载排名中,处于 600 名上下徘徊。

《晚点 LatePost》了解到,2020 年年底的 CEO 面对面活动上,张一鸣坦诚:“游戏业务并没有取得太大的突破,几款游戏的指标也不算表现得很好。”

一位字节跳动人士告诉记者,字节跳动在中重度游戏上表现欠佳,除了进入游戏行业时间尚短,还在摸索和嘘唏。部分原因也在于公司固有的生产机制、认知与游戏产品的研发存在矛盾。

张一鸣也意识到了问题所在。2020 年底,他在内部表示,游戏作为一个门槛比较高的行业,需要有更多耐心。在机制上,也会赋予游戏业务更多的自主性。

“我听游戏的同学说,我们做不了很多事情是因为公司的采购不支持,如果出现这样的事情我们就特批授权这部分的工作,以后流程做不了不是理由。” 张一鸣说。

字节的另一个挑战是,在投资和代理游戏上,其行业资源和影响力远不如等巨头玩家。

“好的游戏公司基本已经和老牌大厂们有了紧密的合作关系。” 一位游戏行业资深人士告诉记者,剩下的基本是能力欠佳或者独立性更强的公司。“还有一个明显的现象是,至今没有行业顶级制作人加入字节跳动。”(高洪浩)

百度 IDG 架构调整,无人车新增 2 部门,车联网设立 11 个平台 / 业务支持组织

1 月 11 日,百度(NASDAQ:BIDU)宣布,将正式组建一家智能电动汽车公司,以整车制造商的身份进军汽车行业,并将基于吉利的纯电平台 SEA 浩瀚架构,与吉利共同研发智能汽车。

百度方面告诉《晚点 LatePost》,该公司由百度发起并主导,百度有绝对控股权,吉利控股集团是目前除百度外的唯一资方。

从 12 月 15 日传闻造车到 1 月 11 日官宣确认,百度股价涨近 50%,华尔街投行如摩根大通、花旗均将百度目标价上调至 290 美元,并称仍有上升空间。截止美东时间 1 月 19 日收盘,百度股价报收 250.42 美元。

造车消息落地后,百度智能驾驶事业群组(IDG)的未来发展成为市场关注焦点。

《晚点 LatePost》获悉,百度智能驾驶事业群组(IDG)目前不会拆分进百度电动汽车公司,该公司将独立于母公司百度运营,百度 Apollo 此前与整车厂的合作不受影响。百度副总裁、IDG 总经理李震宇在造车官宣当天表示,IDG 内部将进行组织架构调整,与新公司的具体合作方式还未明确。

据《晚点 LatePost》了解,IDG 组织架构在 1 月 19 日有了最新变化:百度 IDG 下设的百度车联网事业部进行组织调整,同时设立 5 个业务组织、3 个平台组织以及 3 个业务支持中心,均向车联网事业部总经理苏坦汇报。业务组织包括小度助手(汽车版)、百度地图(汽车版)、汽车云 & 安全、轻车机(手机投屏互联方案)和 CDC(智能驾舱)。

根据百度 IDG 2021 年的规划,车联网事业部还将推进 L2+ 辅助驾驶的研发,并将其加入智能驾舱的解决方案中。

结合去年 12 月 8 日,百度 IDG 在 Apollo 生态大会上发布的 Apollo 乐高式汽车智能化解决方案——智舱、智云、智驾、智图的产品介绍,百度车联网事业部此次设立的业务组织将参与除智驾外其他三个产品的研发运营。

此外,百度车联网也是最先与吉利合作的 IDG 部门。2019 年 7 月 3 日,在百度 AI 开发者大会现场,百度董事长兼 CEO 李彦宏通过 “小度在家”,与坐在吉利汽车内的吉利控股集团董事长李书福通过 “小度车载” 进行了现场连线。

李书福彼时表示,从吉利博越 PRO 开始,吉利汽车将开始全面搭载融合小度车载交互系统的 GKUI19 系统。《晚点 LatePost》了解到,目前吉利汽车的新车型 EX11 以及 KX11 车联网部分均交由百度开发。

百度 IDG 自动驾驶业务组的调整则发生在去年 11 月,新增自动驾驶平台生态部和自动驾驶基础架构部。

平台生态部的业务主要包括 Apollo 开源平台生态及相关技术布道;基础架构部则整合了百度 IDG 内的数据平台、仿真、车辆计算平台。两个部门均为百度自动驾驶业务组的支撑部门。

目前,百度 IDG 共设 3 大事业部,分别为车联网事业部、自动驾驶业务组、智能交通业务组。

百度 IDG 成立于 2017 年,在时任百度总裁陆奇的主导下,整合了自动驾驶事业部(L4)、智能汽车事业部(L3)、车联网(Car Life etc. )三大业务。

2019 年百度自动驾驶决定将技术路线由单车智能转为车路协同,当年 11 月,百度将车路协同业务升级为智能交通业务部,与车联网事业部、自动驾驶事业部平级,智能汽车业务部则并入自动驾驶事业部。2020 年百度 IDG 组织架构经过多次调整,逐渐形成现在 3 大事业部 + 多个支撑部门的架构。

2020 年 9 月,在百度世界大会上,李彦宏认为 AI 的商业化速度不及预期,但也给出了一个无人驾驶技术规模化商用的明确时间节点:“五年之内,无人驾驶技术一定会进入规模化的商用阶段”。

这个时间区间也被认为是互联网科技巨头造车行动集中爆发的阶段。

据路透社报道,苹果与现代合作生产的首辆自动驾驶汽车将在 2024 年~2025 年推出;亚马逊旗下自动驾驶汽车初创公司 Zoox 已公布首款电动无人车(Robotaxi)模型。阿里与上汽联合推出的纯电品牌智己汽车首款车型将在 2022 年交付,华为 “三年不造车” 的承诺将在 2023 年失效。(程潇熠)

- FIN -

本文标签: 员工 字节 游戏

用户评价

评论内容不能为空
相关文章

Copyright © www.168hunsha.com All right reserved. 一句学习网

备案号: | | 网站地图

本站部分内容来自爱好者及互联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涉及版权问题,敬请原作者联系我们,立即处理。